主吃文豪太中、青槍綠立、刀劍爺狸等cp的灣家姑娘,歡迎勾搭呦☆
求GE雨宮龍膽x空木蓮華的糧Orz
關懷冷cp,從痴漢做起(x
暫停更新中(ry

趁閒摸魚。
好想選擇狗帶……………_(:3」︿)_
有空的話各位歡迎入坑。
還有原圖是吞噬人間origin的………只是加工過而已☆(不你
還有台灣翻譯『佐佐木晶』感覺好弱………

If.空木家沒有撿走蓮華⑦

「蓮華,你們來了啊~」

艾瑞克放下神機,神情愉悅的奔跑向兩人。

而雨宮蓮華的目光卻滯留在不遠的高處,陷入了沉思。

「喂……喂、蓮華!」突然出現在耳邊的聲響將他猛然從思緒中跳脫,蓮華帶著歉意的看向艾瑞克「抱歉,我……去一下那邊。」

「喔,去找那傢伙啊?」艾瑞克挑眉,不掩飾語氣中的失望「祝你好運。」

蓮華跳上高臺,走向那熟悉的背影。

他的聲音一如九年前的率真。

「………索瑪。」

目送蓮華離開,艾瑞克撥弄著瀏海,開朗、不遜。

「我是艾瑞克,艾瑞克˙德爾˙福格威德。你就好好的向我學習,為了人類,華麗的戰鬥吧!」

裕眨眨眼,對於這瞬間轉換的逗比畫風不太適應。不過他好歹也算是主角嘛……...

【索蓮】佔有慾

極東支部的各位,其實都挺八卦的。
畢竟在一個隨時都可能發生意外的職場上,能提供娛樂的似乎並不多。
然而今天被深扒的………是第一部隊隊長空木蓮華和———
雨宮龍膽。
「開什麼玩笑這和標題TAG寫的不一樣!」
「而且他不是有佐久夜了嗎?! 」
「你懂什麼!那倆又沒交往沒結婚。」
「等等槽點不是在性別和年齡上嗎?」
「只要有愛10根本不算問題!」
「還有現在基佬都滿大街跑了。」
「不對放過空木吧他還只是個孩子!」
小聲而激烈的討論像一場廝殺,一群人都在七嘴八舌的抒發自己的意見,卻沒看見話題的主角外加一人走入了地窖。
「索瑪,隊長就交給你啦。」龍膽輕拍攙扶著昏迷中的蓮華的索瑪肩膀,有點抱歉「我可沒有他...

葉神,謝謝你帶給我們的感動與希望!
下一年依舊會祝福你,生日快樂!

If.空木家沒有撿走蓮華⑥

高聳的建築物面目瘡痍,早已看不出曾經的繁榮。裸露的鋼筋縱橫突出,帶給人尖銳的危機感。
「聽好了,命令有三個。別死,
要是有生命危險就逃走,
接著,躲起來,
運氣好的話,就攻其不備殺了牠。」
「啊,這樣好像四個了?」
雨宮龍膽看見兩人的眼神,以隨和的態度說。
「總之這次我會在旁邊保駕護航,你們就放心的盡全力吧。」他的語氣摻了些調笑,又吸一口菸,白霧在空中盤旋,直至消散。然後率先跳下所在的廢棄建築。
裕和蓮華互看一眼,旋即默契的一同跟上龍膽的步伐。
他們初次要討伐的目標是鬼面巨尾。
初次面對荒神難免有些緊張,裕握緊手中神機,向蓮華打了個手勢,意指自己已經準備好了。
蓮華點點頭,衝出隱藏的地點,朝牠...

#龍膽x蓮華(偽)#段子

安靜的房內充滿歡欣而溫暖的氣氛。
佐久夜抱著剛生下的孩子,恬靜的笑著,目光一刻都不願離開這小小生命。
「吶,要給他取什麼名字好呢?」她伸手,將包裹著孩子的布料拉緊「你想好了嗎,龍膽?」
在床旁守候的男人面色難掩狂喜和傻笑,他認真的思考著。
「那就叫做———」
……………
夢境倏然遏止。
空木蓮華張開眼自床上坐起,渾身嚇出一身冷汗。
他居然夢到自己成了龍膽和佐久夜的孩子,反應只能用驚恐來形容。
蓮華深吸一口氣,試圖平復心情後準備再次入睡,不料在房中的另一位『住客』開口詢問。
「怎麼突然醒了?」龍膽的語氣中包含著關懷與擔憂,剛才差點被大動作坐起的蓮華嚇到,原本(劃掉)要爬上他的床(劃掉)的動作也隨...

【龍蓮】國王遊♂戲

「所以說,把大家集合在這裡,到底是要做甚麼?」
亞莉莎抿著唇,不悅的說。
他們才剛出完任務就被抓到這裡,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而提出活動的始作傭者居然還嘻皮笑臉的,讓她十分惱怒。
「阿哈哈,別那麼著急嘛。」小川隼惡作劇般的笑著「等人員足夠了就可以開始了呦。」
「就當是賣巽一個人情嘛,你忍心看他追雲雀小姐那麼久結果還被當成是在開玩笑嗎?」他湊到第一部隊等人跟前,用極小的聲音說。
回頭一看大森巽,見他雙手合十,不停地打眼色無聲的哀求,大部分的人氣都消了。
「……無聊,我要回去休息了。」
唯有索瑪皺眉,表示不想參與這在他看來愚蠢至極的遊戲。
「欸等等、有那麼累嗎?!你們隊長也沒反對阿,是吧空木?」隼慌...

If.空木家沒有撿走蓮華⑤

「嘛,先介紹下。這兩個是從今天起加入第一部隊的新型,請各位關照一下啦。」
原本各人形色匆匆的大廳此時聚滿了湊熱鬧的人潮,將大廳增添幾分溫暖。
「我是神薙裕,請多指教。」
初進芬里爾的裕笑容溫和,頗有鄰家大哥哥的風範。隨後被好奇的人潮淹沒。
「雨宮蓮華,請各位多加指教。」相較之下蓮華就嚴肅的多,但基於在小時候就認識了這些各有特色的神機使們,大家也都知道他的性格,因此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
「知道知道,就是在之前被雨宮上尉藏著掖著的寶貝弟弟嘛~」大森巽壞笑著說。
「吶,上尉在你後面喔。」佐久夜在旁涼涼的插了一句。
「噫?!」
不理會被嚇到的巽,蓮華轉向艾瑞克疑惑的問:「『藏著掖著』?」
艾瑞克故做...

If.空木家沒有撿走蓮華④

「支部長,『外面』來了一位新型的適任者。」
「嗯,那就儘快讓他進行測試。」
約翰˙馮˙席克札冷靜的下達指令,隨後突然想起一件事。
「我記得雨宮家的那位也差不多十五、六歲了,順便解析一下有沒有適合的神機。」
「是。」
研究室外,接獲通知的蓮華背脊挺直的坐在椅子上等待。
「蓮華君不用緊張,只是像做個身體檢查而已的。」一旁年紀較大的通信員笑著說。
蓮華只能沉默。他會說這個坐姿是被樁姊強制養成的嗎……
不過有點緊張倒也是事實。
解析的過程繁複而瑣碎,從全身掃描到取血檢驗一概不缺,即使是心智比常人成熟的蓮華也感受到了精神上的疲累。
解析終於告一段落,蓮華踏出研究室,偶然間看見另一個平靜的少年。
對方金色...

If.空木家沒有撿走蓮華③

「第一部隊,前方有大量荒神反應……」
看見橘佐久夜忙碌的樣子,蓮華安靜的坐在椅子上。
當年還是個嬰兒的他僥倖遇見了正遷往芬里爾極東支部的雨宮姐弟和佐久夜,並通過了過敏測驗。
原本他不應該出現在地窖內的,但由於佐久夜也加入極東支部正擔任通信員,填寫的和實際的監護人都無法照顧在外的蓮華,才會特別通融。也正因如此,年僅十歲的蓮華雖和噬神者們相處甚好,但性格說好聽些就是非常乖巧、難聽點就是木訥寡言。
約莫過了幾十分鐘,終於耐不住無趣的蓮華溜下座位,逮準時機向佐久夜報備一聲後,走向他除了房間與大廳以外所能夠去的地方。
「呀,蓮華君你來啦。」沛拉˙榊笑醚瞇的向蓮華打招呼。
「是的,會造成您的困擾嗎?」蓮華...

1 / 2

© 血墨言_GE沼掉落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