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灣家姑娘,歡迎勾搭呦☆
通常不互fo,但有產糧我就會關注你^q^
求GE雨宮龍膽x空木蓮華的糧Orz
關懷冷cp,從痴漢做起(x
辣雞基三,毀我青春,詐我錢財;;
沉迷王最無法自拔………(

If.空木家沒有撿走蓮華⑤

「嘛,先介紹下。這兩個是從今天起加入第一部隊的新型,請各位關照一下啦。」
原本各人形色匆匆的大廳此時聚滿了湊熱鬧的人潮,將大廳增添幾分溫暖。
「我是神薙裕,請多指教。」
初進芬里爾的裕笑容溫和,頗有鄰家大哥哥的風範。隨後被好奇的人潮淹沒。
「雨宮蓮華,請各位多加指教。」相較之下蓮華就嚴肅的多,但基於在小時候就認識了這些各有特色的神機使們,大家也都知道他的性格,因此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
「知道知道,就是在之前被雨宮上尉藏著掖著的寶貝弟弟嘛~」大森巽壞笑著說。
「吶,上尉在你後面喔。」佐久夜在旁涼涼的插了一句。
「噫?!」
不理會被嚇到的巽,蓮華轉向艾瑞克疑惑的問:「『藏著掖著』?」
艾瑞克故做...

If.空木家沒有撿走蓮華④

「支部長,『外面』來了一位新型的適任者。」
「嗯,那就儘快讓他進行測試。」
約翰˙馮˙席克札冷靜的下達指令,隨後突然想起一件事。
「我記得雨宮家的那位也差不多十五、六歲了,順便解析一下有沒有適合的神機。」
「是。」
研究室外,接獲通知的蓮華背脊挺直的坐在椅子上等待。
「蓮華君不用緊張,只是像做個身體檢查而已的。」一旁年紀較大的通信員笑著說。
蓮華只能沉默。他會說這個坐姿是被樁姊強制養成的嗎……
不過有點緊張倒也是事實。
解析的過程繁複而瑣碎,從全身掃描到取血檢驗一概不缺,即使是心智比常人成熟的蓮華也感受到了精神上的疲累。
解析終於告一段落,蓮華踏出研究室,偶然間看見另一個平靜的少年。
對方金色...

If.空木家沒有撿走蓮華③

「第一部隊,前方有大量荒神反應……」
看見橘佐久夜忙碌的樣子,蓮華安靜的坐在椅子上。
當年還是個嬰兒的他僥倖遇見了正遷往芬里爾極東支部的雨宮姐弟和佐久夜,並通過了過敏測驗。
原本他不應該出現在地窖內的,但由於佐久夜也加入極東支部正擔任通信員,填寫的和實際的監護人都無法照顧在外的蓮華,才會特別通融。也正因如此,年僅十歲的蓮華雖和噬神者們相處甚好,但性格說好聽些就是非常乖巧、難聽點就是木訥寡言。
約莫過了幾十分鐘,終於耐不住無趣的蓮華溜下座位,逮準時機向佐久夜報備一聲後,走向他除了房間與大廳以外所能夠去的地方。
「呀,蓮華君你來啦。」沛拉˙榊笑醚瞇的向蓮華打招呼。
「是的,會造成您的困擾嗎?」蓮華...

【裕蓮】相似與不同的交界點

*時間:動畫隊長交替後_

掛著旗幟的大廳和各個地方的擺設與景象,都如此的熟悉,無一不彰顯著身處於何處。
這裡是芬里爾極東支部,卻也可以說不是。這是一個由兩人以上的夢境所構築而成的『異界』,時間流速和外邊並不相同,或者說———慢的過頭了。
空木蓮華是第一次進入異界。
當他一張開眼,入目的就是除了沒有人以外和記憶中毫無二致的大廳。而腦海中也莫名出現關於異界的說明
——可是這裡好像只有我一個人?
想法才剛浮現在心頭,異界的牆壁就如同漣漪般擴散,從中顯現一個人影。
黃色的頭髮、藍色的眼睛、困惑的表情。
「……異界?」
神薙裕稍微有些混亂,他的確聽說過這種地方,但聽聞總不如實際遭遇來的震撼。
——那...

If.空木家沒有撿走蓮華②

*bug和ooc一樣多

「喂,蓮華!別亂跑!」
位於芬里爾支部˙極東分部外圍的『收容所』,每一天都瀰漫著祥和而嬉笑的氛圍。而自四年前,收容所中就多出了四名通過過敏測試的孩子,直至年齡適合後才會進入地窖進行注入神諭細胞。
特別是此時剛滿四歲的蓮華…………不管是出於人性亦或是利益的角度,現在都不是最好的時機。
十二歲的雨宮龍膽很煩惱。
他每天都必須尋找當年撿回來的小孩到底跑到哪裡去;教佐久夜如何使用瓦斯爐和其他器具;如果蓮華哭了還要安撫他……自從姊姊進入地窖擔任噬神者,回來的時間減少,龍膽就擔負起了照顧這兩個熊孩子的責任………
噢不,現在是三個了。
龍膽看著一臉不情願,卻還是牽住蓮華避免他撞到...

If .空木家沒有撿走蓮華①

*短小精↑悍,ooc有

荒神的到來將人們的情緒由憤怒轉為恐慌,尖叫和雜亂的跑步聲不絕於耳,嬰兒的哭號也湮滅在其中。
此時誰都無暇注意自己以外的人、事、物。
似乎是本能告訴『他』危險的到來,哭聲漸漸轉小,然後變得全無聲息。
噠噠噠、腳步的聲音踏過泥水,濺起了水花。
「伊呂波,快走!」女人近乎尖叫的催促著。
「可是……!」手被猝然抓住,被迫奔跑的她不住的回頭望向那塊堆滿了殘碎石塊的空地。
感覺好像錯過了……重要的東西。
而後荒神不是離開了,便是去追趕人們了。
尚在襁褓中的孩子不只過了多久才睜開了眼睛。
那是一雙如泥土般溼軟的眼眸,淺棕而帶著青綠。不期盼也不絕望,如同不再祈禱的人。
光線融化在嬰兒...

2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