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灣家姑娘,歡迎勾搭呦☆
通常不互fo,但有產糧我就會關注你^q^
求GE雨宮龍膽x空木蓮華的糧Orz
關懷冷cp,從痴漢做起(x
辣雞基三,毀我青春,詐我錢財;;

隨筆

他曾經還是奢求過什麼的,他想。
隨意的將面部染上的荒神血液抹去,墨綠色的少年獨自一人的立於如山高的荒神屍體上。
一次又一次的受傷,一次又一次的成長。
如今的他已可以單兵作戰,彷彿那人一般。
看見了逃離的荒神身影,他毫不猶豫的跳下,並追趕上前。
神機抵擋住荒神堅硬而銳利的骨骼,而後由下至上的劈砍,將牠無力化。現在有空檔,可以捕食。細胞活化,就再次瞄準較為脆弱的縫隙。
直到牠也成為地上屍體的一員。
我成為噬神者的目的,就是為了打倒荒神。
以及………活下去。
以前的他總是背對刺目的陽光,而現在他正對著將一切染為橘紅的、美麗的夕陽。
瞳孔仍不太能接受這過亮的光線而收縮,金黃的眼眸中卻是一如往昔的堅定與寬廣。
他把神機放下,直立的插在廢墟的瓦礫和泥土中。
逆光的他身後拉出筆直的影子。他伸出手,彷彿想抓住那紅艷的色彩。
「就算是夕陽,也依然無法觸及啊……………」
他收回手,拿起神機,走回了芬里爾。
『第一部隊的隊長』,他寧可不要這職位。

也許這是夢境,他怔怔的想。
熟悉的黑髮與面容,與突兀的右手。
他的手,傳來了比太陽更加熾熱的溫度。
他們十指交扣。
喉結動了動,他卻不知該說些什麼。
「……………歡迎回來。」
最終他只吐出了這句話,並握緊手心抓住的溫暖。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