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各位給個評論救救鹹魚_(´ཀ`」 ∠)_
求GE雨宮龍膽x空木蓮華的糧Orz
關懷冷cp,從痴漢做起(x
沉迷王最無法自拔………(
→轟出催婚隊小隊長←

【神亞】冬季

短篇,OOC,時間軸混亂,大概在阿爾瑪篇前一點點?然後亞連生日快樂!!!!!
他們在晦暗的小巷中接吻。
神田優的雙手將亞連˙沃克封鎖在牆與自己之間,比對方高了些的身影正好能將那隻豆芽菜從巷中唯一的燈光下遮的嚴嚴實實。
亞連微仰著頭,只看的見柔順的幾撮黑髮垂下,視線再向上就連結到抿緊的唇線,最後對上那雙毫不掩飾鋒芒的眼瞳。
沉靜沒有持續太久,亞連倏然伸手扯過神田的衣領,凶狠的堵上他的唇。同時神田也不甘示弱地與之糾纏。
即使是曖昧的耳鬢廝磨,在他倆身上也像場戰爭。乾燥的唇肉互相擠壓磨蹭,不知何時,是誰先動口用牙齒撕咬,將鐵鏽味混合消滅AKUMA後的煙硝一同擴散至口中。
幾近缺氧的亞連不得已的忿忿退開,不服輸的模樣引起神田一聲嗤笑。
「是不會用鼻子呼吸嗎白痴豆芽菜?」
「我說了我叫亞連!笨蛋神——!!」
沒等他的埋怨盡數吐出,神田露出令人為之膽寒的獰笑,欺身壓制亞連並將他的左手抵於凹凸不平的紅磚牆。薄唇再次覆上,較方才的吻多了些掠奪。唾液在唇舌交戰中不禁滑落,流過的痕跡於冷風吹拂帶來冰涼的觸感,亞連不自覺朝溫暖傳來的方向瑟縮,清淡的香味撲鼻而來「……蓮花?」
半闔的眼逐漸聚焦,望向神田的身後。那一片片粉嫩的花瓣紛飛著,一朵又一朵的自上方墜落。觸碰到地面的瞬間即凋零萎縮,融於積雪。
彷彿被這般絢麗的幻覺吸引,他伸出尚未被箝制的另一隻手,試圖接觸飄下的其一。
當花瓣即將落入手掌,黑髮的青年握住亞連的手使其收回,額際的陰影幾乎完全遮蓋面容中的動搖。
「別看。」他低沉的語調嘶啞而堅定。
別看、別去觸摸、那僅不過是幻覺。
他再清楚不過了。
亞連眨了眨眼,沒有立即依言移開視線。他看著漫天的花瓣越來越少,直至最後一片消失在白茫之中才緩緩閉上雙眼。
而後他感覺溫暖撤離自己身旁。
短暫的纏綿結束了。他想。
但左手傳遞來的暖意卻仍未消失。
他疑惑地睜開眼,猜想著神田為何與往常相異——他們之間說來奇怪,就算做著戀人才會有的親密舉動,兩人該打的架仍然照打;相對的該上的床也是沒少上過,完事後各自走。
而他們從不過問對方過往,因為那並非他人能夠幫忙承擔之事。
銀灰色的眼眸從思緒中抽離,映出了他不敢相信的景象:自己的左手,那因為聖潔的依附而粗糙醜陋的手此時被『那個神田優』執起。神田瞥了他一眼,含著莫名的情緒避開鑲嵌其上的聖潔烙下一吻。
『在緊握的雙手上印上親吻』……嗎?
亞連心中一片懵然,僵硬在原地無法思考。
「科學班搞的鬼……?????」混亂的白髮少年刪去所有自己認為不可能的選項,最後得出了結論。
神田冷哼著,掀起下一波論戰「果然是白痴豆芽菜。」
拋下傳來的叫罵聲,他直逕走出狹窄的巷子。
和對於『那個人』的情感不同,但想要靠近的心情似乎一樣呀。
連他自己都沒有注意到唇邊勾起的小小弧度。
After that
「沃克,你和第二驅魔師是什麼關係?」
某檢查官曾問過他這個問題數次,可老實說這問題的答案連自己都不曉得。
互相懷有著厭惡、關心、憎恨、感激,從對方身上汲取溫暖等是如此錯綜複雜,好似沒有適當的詞彙準確界定。對這份情感唯一能確定的僅有時限。
至死方休?
……至死方休。

评论(19)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