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灣家姑娘,歡迎勾搭呦☆
通常不互fo,但有產糧我就會關注你^q^
求GE雨宮龍膽x空木蓮華的糧Orz
關懷冷cp,從痴漢做起(x
辣雞基三,毀我青春,詐我錢財;;
沉迷王最無法自拔………(

【裕蓮】相似與不同的交界點

*時間:動畫隊長交替後_

掛著旗幟的大廳和各個地方的擺設與景象,都如此的熟悉,無一不彰顯著身處於何處。
這裡是芬里爾極東支部,卻也可以說不是。這是一個由兩人以上的夢境所構築而成的『異界』,時間流速和外邊並不相同,或者說———慢的過頭了。
空木蓮華是第一次進入異界。
當他一張開眼,入目的就是除了沒有人以外和記憶中毫無二致的大廳。而腦海中也莫名出現關於異界的說明
——可是這裡好像只有我一個人?
想法才剛浮現在心頭,異界的牆壁就如同漣漪般擴散,從中顯現一個人影。
黃色的頭髮、藍色的眼睛、困惑的表情。
「……異界?」
神薙裕稍微有些混亂,他的確聽說過這種地方,但聽聞總不如實際遭遇來的震撼。
——那麼,另一個人是……?
他掃視著周圍最後目光停留在唯一的人影上。
墨綠色的髮絲、金色的眼眸、略抿唇的臉龐……
「你是……空木蓮華?」有些不熟悉的名字從口中說出,裕帶著幾分探試。
各個世界並不是毫無牽連的,尤其是他們所屬的、曾被『紀錄』過的世界。在極少的情況下,會看見另一個世界中地位和自己相同之人的記憶或畫面。
裕記得那個即使神機損壞,也執意要保護他人的少年。
「神薙……前輩?」
蓮華同樣對這位前輩有著印象,但他馬上就開始懊惱不已。
……他,好像忘記前輩的名字了。
似乎看出了蓮華的困窘,裕噗嗤的笑出來,如同陽光一樣明媚。
「該說是初次見面嗎、我的名字是神薙裕,叫我裕就可以了。」
「我是空木蓮華……想怎麼叫都可以的。」
「那麼蓮華,你們那邊發生什麼事了嗎?」
裕拋出的問題讓蓮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手指無意識的在椅子上敲擊,一下兩下三下。
「為什麼、會這麼問?」蓮華斟酌著語氣「很明顯嗎?」
「嗯,都寫在臉上了哦。」裕雙手撐著座椅,微微後傾,側著臉盯著對方。
「簡直像在責怪自己——的感覺。」
蓮華驚訝的眨了眨眼,訝異自己的情感居然如此輕易就遭到看穿。
「我……其實是前陣子才能看見那邊的情況的。」他停頓了一下,像在猶豫要不要繼續說下去「那邊的龍膽、佐久夜、浩太還有大家,都活著而且很開心。
「可是龍膽現在下落不明,手環卻在天父那裡被找到,可能…是最糟糕的結果。
「還有姊姊、在那個世界,她和爸爸媽媽或許還活著。會不會是因為我的存在,造成了他們的死亡?」
胸口悶悶的,感覺快要窒息。
蓮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抬頭看向身旁的裕。
「可是、我還是會……活下去的。」
那金眸中閃爍的,是淚光、是信念、是固執的堅強。
聽見他所說的話,將裕在喉嚨中要吐出的安慰話語全數堵回。
裕依舊看著他。許久,他將手輕輕放到蓮華肩膀上,輕聲說道「這樣就好。」
是的,這樣就好。
活下來。
「嘛,雖然這麼說,不過要不要趁著不在現實來放鬆一下呢?」裕拍拍大腿「躺下來吧。」
「……哈?」
裕理所當然的說「亞莉莎告訴我,膝枕有助於放鬆和恢復體力,你不知道嗎?」
…………EXCUSE  ME?!
看見裕認真的表情,蓮華真切的感受到他們並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最後他還是帶著破碎的三觀躺了下去。
眼睛微闔,上方的光線很貼心的被遮擋,很快的,在寧靜的環境中,蓮華緩緩的沉入夢鄉。
在一片朦朧裡,他似乎聽見了誰帶著笑意的聲音。
「一切都會好轉的,還有……」
白光吞噬一切,異界正在崩壞。
「「後會有期。」」

÷÷÷÷÷÷÷÷÷÷÷÷÷÷÷÷÷÷÷÷÷÷÷÷÷÷÷÷÷÷÷÷÷÷÷÷÷÷÷
各位,入不入裕x蓮華邪教!!!(#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