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灣家姑娘,歡迎勾搭呦☆
通常不互fo,但有產糧我就會關注你^q^
求GE雨宮龍膽x空木蓮華的糧Orz
關懷冷cp,從痴漢做起(x
辣雞基三,毀我青春,詐我錢財;;

If.空木家沒有撿走蓮華④

「支部長,『外面』來了一位新型的適任者。」
「嗯,那就儘快讓他進行測試。」
約翰˙馮˙席克札冷靜的下達指令,隨後突然想起一件事。
「我記得雨宮家的那位也差不多十五、六歲了,順便解析一下有沒有適合的神機。」
「是。」
研究室外,接獲通知的蓮華背脊挺直的坐在椅子上等待。
「蓮華君不用緊張,只是像做個身體檢查而已的。」一旁年紀較大的通信員笑著說。
蓮華只能沉默。他會說這個坐姿是被樁姊強制養成的嗎……
不過有點緊張倒也是事實。
解析的過程繁複而瑣碎,從全身掃描到取血檢驗一概不缺,即使是心智比常人成熟的蓮華也感受到了精神上的疲累。
解析終於告一段落,蓮華踏出研究室,偶然間看見另一個平靜的少年。
對方金色的頭髮並不像這個地區的人,不過想想身邊的人和自己奇葩的髮色,蓮華覺得地區和基因好像一毛線的關係都沒有。
下次就算出現七彩的髮色他都不會訝異了。
察覺到視線的來源,少年看向蓮華。藍色的眼睛有幾分疑惑,臉上帶著禮節性的微笑。
此時訓練室中有人走出。
「請問是神薙君嗎?現在要進行神機測試,請跟我來。」
「好的。」神薙裕向蓮華點頭致意,笑中多了幾分歉意,隨後走入訓練室。
「喂,蓮華。解析完成了?」身後突然有個人搭上他的肩膀「聽說有新型的適任者,而且還是從外面來的。有看見嗎?」
雨宮龍膽一邊說,一邊將他推往大廳的方向。
蓮華看了一眼後方的電動門,搖搖頭,然後跟隨龍膽的力道離開。
「支部長,雨宮蓮華的資料送過來了。」
「謝謝,還有什麼事嗎?」
抱著資料的工作人員思索一陣子,露出糾結的表情。
「他……對於新型的適應度也很高。雖然只是個人想法,但總覺得有點浪費……」如果讓他使用舊型的話。
約翰面色平淡的詢問「真的那麼可惜?」
「唉,是啊。」工作人員長嘆。
「那就把倉庫裡的那隻神機拿出來吧。」
「是……啊?」他張口,半天說不出一個字「那不是還在修復中嗎?!」
不是只有一臺能使用嗎?
「是啊,可是新型的基本功能還是能用的。」約翰一副氣定神閒。
工作人員一臉目瞪口呆的走出部長室。
#又被支部長糊了一臉,心塞塞#
在一片平靜的心態下,蓮華走向位於訓練室中央的機台,將手放置其上。
隨著神諭細胞的注入,難以忍受的劇痛從手腕開始蔓延。
當身體已習慣痛感,蓮華將手抽回,看見了和手腕緊貼著的紅色鐵環以及手中所握的神機。
那神機通體呈現墨綠與銀白,金屬傳來的冰冷讓他感到無比熟悉。
他把神機向下一揮,在空中劃出無形的傷口。隨著動作,由刀型重新組裝成了槍型。
「看來你已經會使用新型神機了。」
約翰站在控制室,俯視在中央的蓮華「雖然有些晚了,不過我還是想知道——你是為了什麼而拿起神機的?」
蓮華抬頭,眼中沒有一絲迷茫。
「我,是為了保護家人和同伴才拿起神機、成為噬神者的。」
約翰心中一震,好似有誰的眼神和眼前的少年重合。『他』的肩膀不算寬厚,卻扛起了整個部隊。那個人轉過頭,墨綠的短髮隨風飄揚,金色的眸中有著堅定的信念,而沙塵在他身後卷起。
那是空木……不,是雨宮。
那將會是雨宮蓮華。

after.
「現在要把你的神機放回神機庫保養,把它變回原樣吧。」
「那個,請問……要怎麼做才能將它變回來?」
「…………………去問沛拉。」
÷÷÷÷÷÷÷÷÷÷÷÷÷÷÷÷÷÷÷÷÷÷÷÷÷÷÷÷÷÷÷÷÷÷÷÷÷÷÷÷÷÷÷÷÷÷
【系統】您的好(基)友【神薙裕】已上線!

评论(10)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