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灣家姑娘,歡迎勾搭呦☆
通常不互fo,但有產糧我就會關注你^q^
求GE雨宮龍膽x空木蓮華的糧Orz
關懷冷cp,從痴漢做起(x
辣雞基三,毀我青春,詐我錢財;;

If.空木家沒有撿走蓮華⑤

「嘛,先介紹下。這兩個是從今天起加入第一部隊的新型,請各位關照一下啦。」
原本各人形色匆匆的大廳此時聚滿了湊熱鬧的人潮,將大廳增添幾分溫暖。
「我是神薙裕,請多指教。」
初進芬里爾的裕笑容溫和,頗有鄰家大哥哥的風範。隨後被好奇的人潮淹沒。
「雨宮蓮華,請各位多加指教。」相較之下蓮華就嚴肅的多,但基於在小時候就認識了這些各有特色的神機使們,大家也都知道他的性格,因此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
「知道知道,就是在之前被雨宮上尉藏著掖著的寶貝弟弟嘛~」大森巽壞笑著說。
「吶,上尉在你後面喔。」佐久夜在旁涼涼的插了一句。
「噫?!」
不理會被嚇到的巽,蓮華轉向艾瑞克疑惑的問:「『藏著掖著』?」
艾瑞克故做深沉。
「……你沒發現每次我們在聊天的時候上尉都會不著痕跡的把你帶走?」
蓮華搖頭,實際上,小時候的事他都忘的差不多了。
看了看時間,大部分的人都各自道別,被包圍的兩人終於能鬆一口氣。
龍膽吹了個口哨「挺受歡迎的嘛。三十分鐘後在這裡集合,要去執行任務喔。」
「趁現在趕快聯絡感情吧。」
他背向兩人,揮揮手走向雲雀,留下面面相覷的裕和蓮華。
「呃……又見面了呢。」裕先開口,有些不知道如何開啟對話的尷尬「再次自我介紹,我叫神薙裕,稱呼我為裕就好了。」
他伸出右手,友善的態度毫不掩飾。
蓮華同樣伸手握住對方。
「嗯,很高興認識你,裕。」他淺淺的笑「我的名字是雨宮蓮華,怎麼叫都可以……不過不建議叫姓氏。」
「咦?為什……」「雨宮!」
尚未脫出口的疑問隨即被打斷,蓮華和裕向聲音來源投去視線。
那位女性看上去有點驚嚇,原因是同時注視她的六隻眼睛。
蓮華表情平淡,好似知道後續會發生什麼;裕則有些迷茫,搞不清現在的狀況;龍膽投向疑惑的眼神,等待對方接下來的話語;角落的樁眼神銳利,投出些許不耐。
「不、不好意思!我找的是雨宮教官……」
樁啪一聲的闔上手中資料,面無表情的走去。
其餘的人都轉回,繼續剛才停頓的動作。
「……我還是叫你蓮華吧。」裕神色複雜,最終認不住問:「這種事發生很多次?」
蓮華點頭,又搖搖頭。
「三個人在同一個場所的時候都會這樣。」
裕突然被激起了好奇心「你們都姓雨宮,那你們的關係是?」
蓮華思考,在腦中組織語言。
「龍膽和樁姊……也就是教官,他們是姐弟。我的話是出生時被他們撿回的,所以姑且算是家人吧。」
在話中接收信息的裕眨眨眼,遲疑道:「抱歉,我不知道……」
蓮華感到有些疑惑「為什麼要道歉?我覺得被他們撿回來挺幸運的啊。」至少比死在外面來的幸運。
而且這些年對他的照顧可不是假的,那幾位簡直就是想把無微不至做到極限,食衣住育樂都包辦了。
說到這點,蓮華想起那個五歲前的記憶中陪著自己玩的男孩。
好像自此某一天起就再也沒看過他了,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
在蓮華神遊之際,並沒有注意到一旁的升降機打開又關起,走出一個穿著藍色連帽衫的身影。
他只是淡淡的斜撇一眼就快步離開,手習慣性的拉上帽子,額前的白色碎髮隨著步伐晃動。
沒人看的見他藍色眼眸是否閃爍不定。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去找雨宮……咳,龍膽先生吧。」
「嗯。」
After.
雨宮樁最近有一個困擾。
她最小的弟弟——蓮華,左一聲教官右一聲教官叫得無比順口,已經記不清自己有多久沒聽見他喊樁姊了……
明明知道那孩子性格認真,她居然還告訴他『在公眾場合不要用帶有私情的稱呼叫我,這是命令。』,典型的自作孽不可活。
詳細的告訴前來詢問的神機使《神機使用規範》後,樁煩躁的揉揉額角,抬頭一看發現自己不自覺的走到蓮華房門口。
她在門前來回踱步,猶豫要不要敲門。
倏地她牙一咬,下定決心。
我好歹也是(曾經的)實戰部隊隊長還立下了赫赫戰功這有什麼好怕的?!
樁把手放至門前,準備叩響之時,她想到一件事。
蓮華好像要和第一部隊出任務實戰啊豈可休。
當蓮華小跑至房門前時,看見的就是背景雖一片灰白可腰桿依舊挺直的樁。
「教官?」
聞此,她嘆了一口氣。
「這裡沒有別人,蓮華。」樁心中有些期待「你回來做什麼?」
他思索著「……我回來拿一下東西,樁姊。」
話音剛落,一隻纖纖細手就落在蓮華頭上。
「乖。」她欣慰的笑著
「……」
÷÷÷÷÷÷÷÷÷÷÷÷÷÷÷÷÷÷÷÷÷÷÷÷÷÷÷÷÷÷÷÷÷÷÷÷÷÷÷÷÷÷÷÷÷÷÷÷÷÷÷÷÷÷÷÷
這禮拜的第二更出爐啦√
看到貼吧上有人的腦洞和我一樣大簡直興奮23333333
#各位,我們不是一群人!#(不你x

评论(1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