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灣家姑娘,歡迎勾搭呦☆
通常不互fo,但有產糧我就會關注你^q^
求GE雨宮龍膽x空木蓮華的糧Orz
關懷冷cp,從痴漢做起(x
辣雞基三,毀我青春,詐我錢財;;
沉迷王最無法自拔………(

【龍蓮】國王遊♂戲

「所以說,把大家集合在這裡,到底是要做甚麼?」
亞莉莎抿著唇,不悅的說。
他們才剛出完任務就被抓到這裡,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而提出活動的始作傭者居然還嘻皮笑臉的,讓她十分惱怒。
「阿哈哈,別那麼著急嘛。」小川隼惡作劇般的笑著「等人員足夠了就可以開始了呦。」
「就當是賣巽一個人情嘛,你忍心看他追雲雀小姐那麼久結果還被當成是在開玩笑嗎?」他湊到第一部隊等人跟前,用極小的聲音說。
回頭一看大森巽,見他雙手合十,不停地打眼色無聲的哀求,大部分的人氣都消了。
「……無聊,我要回去休息了。」
唯有索瑪皺眉,表示不想參與這在他看來愚蠢至極的遊戲。
「欸等等、有那麼累嗎?!你們隊長也沒反對阿,是吧空木?」隼慌忙地想搬救兵,不料他似乎找錯人了「睡著了?!」
蓮華靠在牆壁上雙手抱肘,頭一點一點的打著瞌睡。聽見有人呼叫他的聲音才茫然的抬起頭來。
「………什麼?」
「喂,這狀況看起來超不妙的吧。空木你要不要先去休息?人數我們再去找別人就沒問題了。」巽驚訝的向蓮華詢問。
「我沒事,只是有點累。沒關係的。」
蓮華搖搖頭表達婉拒之意,他可不想壞了大家的興致。比如說一旁的浩太眼神已經成了星星狀,明顯的充滿著期待。
看見疲憊的蓮華答應了,索瑪不爽的嘖了一聲,卻還是默默的回到座位上坐下。
「嘛……我是沒什麼問題啦,不過中途離席是允許的吧?」龍膽指著蓮華,佔據了他身旁的位子。
「啊,當然,不過僅限與特殊情況喔。」隼點頭,開始講解遊戲規則「這個遊戲的名稱叫做『國王遊戲』,規則就是每個人都拿一支籤,上面有標注數字和國王。拿到國王籤的可以指定一到兩號碼的人做指定的事情,被指定的人如果拒絕指令的話,就……罰喝一罐配給啤酒好了。」
「這樣不是對龍膽大哥太有利了嗎?」
「那如果輪到龍膽就罰吃巨大種玉米?」佐久夜笑著提議。
龍膽不禁哀號出聲「不要賣隊友啊,佐久夜。」雖然嘴上這麼抱怨,但還是默認了這項特別規則。
此時浩太偷偷的向隼小聲的問:「這樣真的幫的了巽嗎?根本就是在碰運氣吧。」
「你不懂,這個活動本來就是用來加深關係的,只要建造一個契機讓他能搭話就行了。」雖然還是包含了一點點他的私心啦。
而一旁的巽也宣布開始遊戲「總之玩一輪就知道規則了。」
他將所有的籤都放入籤筒,開始搖晃、打散,過了五秒後才停止。
「大家來拿籤吧!」
…………..
「啊,我是國王。」
吉娜晃晃手中的籤,掛上冷豔的笑顏「那就請3號來幫我按摩直到第二輪遊戲結束吧。」
華音無奈的扔下籤起身「吉娜姐意外的很投入遊戲呢。」
「對—阿。下一輪下一輪!」
再次拿到籤,隼的視線四處游移,然後偷偷摸摸的在椅子下比了個5。
眾人了然,敢情這傢伙坐在雲雀旁邊是為了助攻……
看到他暗地裡又比出7,布蘭登微不可察的點點頭。
「那就5號和……7號,交換一個擁抱。」
巽丟下拿到的4號籤,問著「5號是誰?」
「咦?!」雲雀驚慌的站起,5號籤隨著大動作掉落在地「那個……」
「擁抱吧兩位,不然有懲罰的~」隼帶頭起哄,一時之間口哨和鼓譟聲不絕於耳。
幾乎是才剛碰到對方,兩人就如同觸電一般迅速收回手。她摀住臉,但從指縫依舊可見泛著紅暈的臉頰。
雲雀臉紅不奇怪,讓人意外的是居然連巽都害羞了「哦~」
巽開始惱怒的催促「快點下一輪啦!」
暫停嬉鬧後重新分發籤,這次是亞莉莎驚呼出聲「我是國王。」
「讓我想想……二號背著三號做伏地挺身吧。」
「沒問題!三號是誰?」隼輕鬆的笑著,下一刻全身僵硬「呃……我可以選擇放棄嗎?」
索瑪˙三號˙席克札爾雙手環胸,神色冰冷的注視他。
龍膽拍拍隼的肩膀,憐憫的看向他「安心的去吧,我們會替你收屍的。」
「隼你也可以放棄啦,雖然有點遜。」巽無心的插了好友一刀。
最後這輪以被強化過身體能力的噬神者拚盡全力也只撐了十幾下就攤倒在地地做為結尾。
索瑪露出嘲笑的表情,冷哼一聲。
隼顫巍巍的爬回自己的座位「報復、絕對是報復!他居然還用力把我壓下去啊……!」
他雙眼含淚的控訴著。
而索瑪也非常配合的沒有否認,翹起二郎腿,儼然一副反派的形象。
佐久夜直接無視了兩人「各位,抽籤吧。」
玩過了幾輪,眾人都熟悉了遊戲方式,各式各樣的指令和作弊方法越來越層出不窮。原本適當的分寸也越來越無法掌控,每個人都被灌了好幾杯,記在龍膽名下的巨大種玉米也累積到了四隻。
就連未成年的蓮華和浩太也不能避免被荼毒,蓮華朦朧間感覺自己的體溫似乎上升了不少。
蓮華靠著冰涼的牆壁,勉強保持著意識的清醒。疲累和昏眩不停息的卷來,卻始終無法沖垮搖搖欲墜的他。
外表看起來清醒的抽取籤支,他眨眨眼,停頓了幾秒信息才匯入大腦。
6號。
同時間,他聽見浩太興奮的聲音「終於換我當國王了!」
浩太靈光一閃,攬住隼的肩膀,有點昏沉的小聲詢問對方是否有看到佐久夜的號碼。
「好像是……6號?」他語氣中帶著不確定「我也只有看見一角而已。」
「哦哦沒關係!那就1號和6號交換穿彼此的衣服吧!」
他在剛才瞟見龍膽的號碼,是1號。
要是平常的浩太絕對不趕說出這種指令,但或許是因為酒的緣故,因此在心底的惡作劇心態被完全解放出來。
他轉向佐久夜,卻見對方但笑不語。
然後將她手上的籤轉了180度。
底線在豎槓的那端。
9.
「哎呀,剛剛不小心把籤拿反了呢。」她笑的無比狡獪「6號是誰呢?」
蓮華默默的把籤丟出「……是我。」
他幽幽的盯著此輪的國王,直視的眼神直到浩太心底發毛才撇開。
「我覺得這指令不可行。」他按著昏沉的腦袋,緩緩開口「我衣服的尺寸……龍膽可能穿不下。」
他並沒有嫌棄抑或是厭惡,只是單純的闡述事實。
畢竟兩個男人互換衣服也沒什麼爆點(誤)。
「哪裡的size?褲子還是內褲?」
「下流!」
在再次展開的喧鬧聲中,唯一被勒令不準碰酒的龍膽提議「那交換外套就行了吧。」
龍膽脫下身上的皮質大衣,骨節分明的手掌不管在戰鬥時還是平日,都帶給人賞心悅目般的安心感。
蓮華猶豫一下,也解開了披肩的扣子,將那寄託著信念與希望的象徵暫時交給對方。
如果是龍膽的話,他可以相信。
稍微彆扭的穿上外套,過長的袖子軟軟的垂下遮住手指。拖曳至膝後的下擺使蓮華顯得瘦削。混著皮革和尼古丁的味道環繞在周圍,就像被環抱住一樣。
附近的喧囂吵鬧已漸漸聽不見,大衣帶來的溫暖及安全感抵過了所有的思緒,讓他沉沉睡去。
龍膽突然覺得有物品輕靠在他肩膀,轉頭一看發現已浸入夢鄉的蓮華放鬆的睡顏。
懵懂的、完全依靠的像是孩子。
他不禁勾起笑靨。
「喂,我們的隊長睡死了,我先送他回房間。」
這麼說著,他一手將蓮華抱起。蓮華的體重幾乎全數承在龍膽的那隻手上,而他的頭靠在他的胸膛。
嘖,這傢伙到底有沒有吃飯啊?
他就這樣,承擔著他的一片世界向前方走去。

「隼,還要繼續玩嗎?」
布蘭登看向他「人數不夠了。」
龍膽抱著蓮華走了之後,巽也藉著送雲雀回去的藉口離開了。
「嗯?是嗎?」
隼依舊笑中懷著滿滿的惡趣味。
「那邊看著好戲的人們,要不要也加入玩一輪?」
他笑著看向你所在的位置,如此說道。
÷÷÷÷÷÷÷÷÷÷÷÷÷÷÷÷÷÷÷÷÷÷÷÷÷÷÷÷÷÷÷÷÷÷÷÷÷÷÷÷÷÷÷÷÷÷
我就是想看蓮華穿龍膽的衣服喇!(gan
朋友,你們聽過一個吧,叫做【all空木蓮華吧】嗎?
算了,憋說話,吃安利!(##

评论(2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