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灣家姑娘,歡迎勾搭呦☆
通常不互fo,但有產糧我就會關注你^q^
求GE雨宮龍膽x空木蓮華的糧Orz
關懷冷cp,從痴漢做起(x
辣雞基三,毀我青春,詐我錢財;;

If.空木家沒有撿走蓮華⑨

那是個沉悶的午後。

耀眼的光直射在土壤上,反射砂礫亮的像是細小的寶石;而地窖內卻一點光線也沒有,暗的不祥。

一片寧靜保持著,直到被女孩的嗚咽聲打破。

「哥、哥哥……!」艾莉娜摀住嘴,淚水不住的向下滴落,面上幾近崩潰。

雨宮蓮華茫然的、不解的看著那披在那兒的白布。

其下掩藏的是什麼,他不願想,也不願相信。

他仍記得初見時艾瑞克爽朗的笑容,為緊張的他加油打氣著。

那樣強烈又耀眼的光,擅自的照進他的世界,又在他已習慣時離開了。

他清楚的感受到那道陽光已定格,僅存於記憶。

「為什麼…為什麼哥哥不理艾莉娜了?是因為我太任性了嗎?還是哥哥不喜歡我了?」

沒有人回答。或者說,沒人能夠回答...

隨筆

他曾經還是奢求過什麼的,他想。
隨意的將面部染上的荒神血液抹去,墨綠色的少年獨自一人的立於如山高的荒神屍體上。
一次又一次的受傷,一次又一次的成長。
如今的他已可以單兵作戰,彷彿那人一般。
看見了逃離的荒神身影,他毫不猶豫的跳下,並追趕上前。
神機抵擋住荒神堅硬而銳利的骨骼,而後由下至上的劈砍,將牠無力化。現在有空檔,可以捕食。細胞活化,就再次瞄準較為脆弱的縫隙。
直到牠也成為地上屍體的一員。
我成為噬神者的目的,就是為了打倒荒神。
以及………活下去。
以前的他總是背對刺目的陽光,而現在他正對著將一切染為橘紅的、美麗的夕陽。
瞳孔仍不太能接受這過亮的光線而收縮,金黃的眼眸中卻是一如往昔的堅定與寬廣。
他把神機放下,...

If.空木家沒有撿走蓮華⑧

8.

『無關人員請退後。』

廢墟。

荒神的喊叫,吵雜的幾乎攪亂腦中所有思緒。

以及……..不服從命令的『他』。

『像你這樣的新人過去也是送死。』

無法反駁。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絕對、絕對不會讓你獨自面對。

巨響傳來,被狠狠撞向石頭的他自嘴角和胸口蔓延出赤色的痕跡,與身上的刺青交織繩詭譎的紋路。

場面倏然一轉,終於等到援兵的他跌坐在地。

他的口型不斷變化,卻甚麼都聽不見。突然的,他神色驚愕,甚至奮不顧身地衝向擔架————荒神襲擊的那人。

而絳色的視野是他唯一可及的。

他抬起頭,直直地看向擔架上的身影,奇怪的是那人如被蒙蔽一般模糊曖昧。

而世界此刻不復寧靜。

「喂,這...

If.空木家沒有撿走蓮華⑦

「蓮華,你們來了啊~」

艾瑞克放下神機,神情愉悅的奔跑向兩人。

而雨宮蓮華的目光卻滯留在不遠的高處,陷入了沉思。

「喂……喂、蓮華!」突然出現在耳邊的聲響將他猛然從思緒中跳脫,蓮華帶著歉意的看向艾瑞克「抱歉,我……去一下那邊。」

「喔,去找那傢伙啊?」艾瑞克挑眉,不掩飾語氣中的失望「祝你好運。」

蓮華跳上高臺,走向那熟悉的背影。

他的聲音一如九年前的率真。

「………索瑪。」

目送蓮華離開,艾瑞克撥弄著瀏海,開朗、不遜。

「我是艾瑞克,艾瑞克˙德爾˙福格威德。你就好好的向我學習,為了人類,華麗的戰鬥吧!」

裕眨眨眼,對於這瞬間轉換的逗比畫風不太適應。不過他好歹也算是主角嘛……...

【索蓮】佔有慾

極東支部的各位,其實都挺八卦的。
畢竟在一個隨時都可能發生意外的職場上,能提供娛樂的似乎並不多。
然而今天被深扒的………是第一部隊隊長空木蓮華和———
雨宮龍膽。
「開什麼玩笑這和標題TAG寫的不一樣!」
「而且他不是有佐久夜了嗎?! 」
「你懂什麼!那倆又沒交往沒結婚。」
「等等槽點不是在性別和年齡上嗎?」
「只要有愛10根本不算問題!」
「還有現在基佬都滿大街跑了。」
「不對放過空木吧他還只是個孩子!」
小聲而激烈的討論像一場廝殺,一群人都在七嘴八舌的抒發自己的意見,卻沒看見話題的主角外加一人走入了地窖。
「索瑪,隊長就交給你啦。」龍膽輕拍攙扶著昏迷中的蓮華的索瑪肩膀,有點抱歉「我可沒有他...

If.空木家沒有撿走蓮華⑥

高聳的建築物面目瘡痍,早已看不出曾經的繁榮。裸露的鋼筋縱橫突出,帶給人尖銳的危機感。
「聽好了,命令有三個。別死,
要是有生命危險就逃走,
接著,躲起來,
運氣好的話,就攻其不備殺了牠。」
「啊,這樣好像四個了?」
雨宮龍膽看見兩人的眼神,以隨和的態度說。
「總之這次我會在旁邊保駕護航,你們就放心的盡全力吧。」他的語氣摻了些調笑,又吸一口菸,白霧在空中盤旋,直至消散。然後率先跳下所在的廢棄建築。
裕和蓮華互看一眼,旋即默契的一同跟上龍膽的步伐。
他們初次要討伐的目標是鬼面巨尾。
初次面對荒神難免有些緊張,裕握緊手中神機,向蓮華打了個手勢,意指自己已經準備好了。
蓮華點點頭,衝出隱藏的地點,朝牠...

#龍膽x蓮華(偽)#段子

安靜的房內充滿歡欣而溫暖的氣氛。
佐久夜抱著剛生下的孩子,恬靜的笑著,目光一刻都不願離開這小小生命。
「吶,要給他取什麼名字好呢?」她伸手,將包裹著孩子的布料拉緊「你想好了嗎,龍膽?」
在床旁守候的男人面色難掩狂喜和傻笑,他認真的思考著。
「那就叫做———」
……………
夢境倏然遏止。
空木蓮華張開眼自床上坐起,渾身嚇出一身冷汗。
他居然夢到自己成了龍膽和佐久夜的孩子,反應只能用驚恐來形容。
蓮華深吸一口氣,試圖平復心情後準備再次入睡,不料在房中的另一位『住客』開口詢問。
「怎麼突然醒了?」龍膽的語氣中包含著關懷與擔憂,剛才差點被大動作坐起的蓮華嚇到,原本(劃掉)要爬上他的床(劃掉)的動作也隨...

【龍蓮】國王遊♂戲

「所以說,把大家集合在這裡,到底是要做甚麼?」
亞莉莎抿著唇,不悅的說。
他們才剛出完任務就被抓到這裡,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而提出活動的始作傭者居然還嘻皮笑臉的,讓她十分惱怒。
「阿哈哈,別那麼著急嘛。」小川隼惡作劇般的笑著「等人員足夠了就可以開始了呦。」
「就當是賣巽一個人情嘛,你忍心看他追雲雀小姐那麼久結果還被當成是在開玩笑嗎?」他湊到第一部隊等人跟前,用極小的聲音說。
回頭一看大森巽,見他雙手合十,不停地打眼色無聲的哀求,大部分的人氣都消了。
「……無聊,我要回去休息了。」
唯有索瑪皺眉,表示不想參與這在他看來愚蠢至極的遊戲。
「欸等等、有那麼累嗎?!你們隊長也沒反對阿,是吧空木?」隼慌...

If.空木家沒有撿走蓮華⑤

「嘛,先介紹下。這兩個是從今天起加入第一部隊的新型,請各位關照一下啦。」
原本各人形色匆匆的大廳此時聚滿了湊熱鬧的人潮,將大廳增添幾分溫暖。
「我是神薙裕,請多指教。」
初進芬里爾的裕笑容溫和,頗有鄰家大哥哥的風範。隨後被好奇的人潮淹沒。
「雨宮蓮華,請各位多加指教。」相較之下蓮華就嚴肅的多,但基於在小時候就認識了這些各有特色的神機使們,大家也都知道他的性格,因此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
「知道知道,就是在之前被雨宮上尉藏著掖著的寶貝弟弟嘛~」大森巽壞笑著說。
「吶,上尉在你後面喔。」佐久夜在旁涼涼的插了一句。
「噫?!」
不理會被嚇到的巽,蓮華轉向艾瑞克疑惑的問:「『藏著掖著』?」
艾瑞克故做...

If.空木家沒有撿走蓮華④

「支部長,『外面』來了一位新型的適任者。」
「嗯,那就儘快讓他進行測試。」
約翰˙馮˙席克札冷靜的下達指令,隨後突然想起一件事。
「我記得雨宮家的那位也差不多十五、六歲了,順便解析一下有沒有適合的神機。」
「是。」
研究室外,接獲通知的蓮華背脊挺直的坐在椅子上等待。
「蓮華君不用緊張,只是像做個身體檢查而已的。」一旁年紀較大的通信員笑著說。
蓮華只能沉默。他會說這個坐姿是被樁姊強制養成的嗎……
不過有點緊張倒也是事實。
解析的過程繁複而瑣碎,從全身掃描到取血檢驗一概不缺,即使是心智比常人成熟的蓮華也感受到了精神上的疲累。
解析終於告一段落,蓮華踏出研究室,偶然間看見另一個平靜的少年。
對方金色...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