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灣家姑娘,歡迎勾搭呦☆
通常不互fo,但有產糧我就會關注你^q^
求GE雨宮龍膽x空木蓮華的糧Orz
關懷冷cp,從痴漢做起(x
辣雞基三,毀我青春,詐我錢財;;

If.空木家沒有撿走蓮華③

「第一部隊,前方有大量荒神反應……」
看見橘佐久夜忙碌的樣子,蓮華安靜的坐在椅子上。
當年還是個嬰兒的他僥倖遇見了正遷往芬里爾極東支部的雨宮姐弟和佐久夜,並通過了過敏測驗。
原本他不應該出現在地窖內的,但由於佐久夜也加入極東支部正擔任通信員,填寫的和實際的監護人都無法照顧在外的蓮華,才會特別通融。也正因如此,年僅十歲的蓮華雖和噬神者們相處甚好,但性格說好聽些就是非常乖巧、難聽點就是木訥寡言。
約莫過了幾十分鐘,終於耐不住無趣的蓮華溜下座位,逮準時機向佐久夜報備一聲後,走向他除了房間與大廳以外所能夠去的地方。
「呀,蓮華君你來啦。」沛拉˙榊笑醚瞇的向蓮華打招呼。
「是的,會造成您的困擾嗎?」蓮華抿唇,一副不安而侷促的樣子。
「當然不會。今天桌子上全部的書都可以看喔。」榊推推滑下的眼鏡,繼續沉迷於分析中「我還有其他事情,不能好好招待你真是不好意思呢。」
「沒關係的」
隨手挑了一本書翻開,蓮華快速且仔細的汲取著各式各樣的知識。
很快的,桌子上尚未被閱讀過的書只剩下一半不到。
突然的,蓮華的目光緊緊的盯著那頁不放。
這本書統整了目前所有已知的荒神種類及其特點、弱點,但自有意識以來從未外出過的蓮華竟覺得熟悉。
如同隱沒在記憶中的信息,此時終於衝破枷鎖,瘋狂的湧入腦海。
就像是親身經歷過一般。
再次翻閱下一頁,發現兩面間似乎有一張紙滑落,蓮華彎身撿起它。
『天父』
……天父?
【牠殺了***的**……】
……誰?
【**……不可能……不要!!!】
誰的聲音………
【Ri……Don————】
後續聽見的全是雜音,吵雜的令人無法思考。
和不久前相同的感覺再次來襲,只是更加猛烈。
數千、甚至數萬張的場景及人物的畫面全數擠入腦中,卻一張也看不清。
極致的熟悉和徹底的陌生。
可惡、想不起來……頭好痛……
快停下、停止——————!
眼前一片漆黑,剛才的所見所聞所感都像泡沫般湮滅。
「嗶——」安靜的室內倏地冒出通訊提醒的音效。
「啊,是六花啊。我拜託你的事情已經完成了?」
「是的,剛才我已經把10年前撿到的損壞神機完全解析了。結果稍微有點讓人不敢置信……」
「辛苦你了,把全部的資料都傳過來吧。」
「正在上傳。說實話,我從來沒有看過有這麼多攻擊模式的神機……如果可以修復的話……一定……」
「也許吧。可是以目前所擁有的知識和技術大概還做不到,真可惜。」
掛斷了通訊,榊才想起在一旁的蓮華。
「呀,糟糕。都忘記這裡還有小孩子……睡著了嗎?」
榊從座位上起身,找了件毛毯披在蓮華身上。
「祝有個好夢……我很期待你的未來喔。」

在半夢半醒間,他似乎聽見了熟悉的聲音。
「噓,蓮華睡了,小聲點。」
樁姊的聲音……?
蓮華想張開眼確認是不是幻覺,無奈眼皮卻越發沉重。
「聽說是從榊博士那裡被抱回來的。真是的,怎麼在哪裡都能睡……」
龍膽?所以不是幻覺嗎?
「龍膽、樁姊……?」蓮華勉睜開眼睛,微弱的聲音在另外兩人刻意保持的安靜下顯得清晰「你們不是去了俄羅斯嗎?」
「任務完成了。」看見蓮華醒來,龍膽也懶得去維持安靜的狀態「怎麼醒了,做惡夢?」
「不是惡夢……吧?」蓮華搖頭,想把剩餘的頭痛感甩開,眼角餘光卻撇見龍膽的手臂「我忘記了……龍膽你受傷了?」
「啊,只是小擦傷而已。」龍膽笑著晃晃手臂。
蓮華看著兩人因剛趕回而略顯髒亂的衣裳,多了些擔心、更多的是不甘。
「我……我以後要變很強很強。」蓮華咬著下唇,滿臉倔強「強到……可以保護你們。」
看著眼前堅定的孩子,樁少見的勾起了嘴角。
「我等著。」
雨宮家的孩子,從來都不因安逸而怠惰。
我們都很期待你的成長,蓮華。
÷÷÷÷÷÷÷÷÷÷÷÷÷÷÷÷÷÷÷÷÷÷÷÷÷÷÷÷÷÷÷÷÷÷÷÷÷÷÷÷÷÷÷÷÷÷÷÷
腦內巨坑模式開啟233333
猜猜為什麼神機會跟著來[滑稽]

评论(1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