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灣家姑娘,歡迎勾搭呦☆
通常不互fo,但有產糧我就會關注你^q^
求GE雨宮龍膽x空木蓮華的糧Orz
關懷冷cp,從痴漢做起(x
辣雞基三,毀我青春,詐我錢財;;
沉迷王最無法自拔………(

【索蓮】佔有慾

極東支部的各位,其實都挺八卦的。
畢竟在一個隨時都可能發生意外的職場上,能提供娛樂的似乎並不多。
然而今天被深扒的………是第一部隊隊長空木蓮華和———
雨宮龍膽。
「開什麼玩笑這和標題TAG寫的不一樣!」
「而且他不是有佐久夜了嗎?! 」
「你懂什麼!那倆又沒交往沒結婚。」
「等等槽點不是在性別和年齡上嗎?」
「只要有愛10根本不算問題!」
「還有現在基佬都滿大街跑了。」
「不對放過空木吧他還只是個孩子!」
小聲而激烈的討論像一場廝殺,一群人都在七嘴八舌的抒發自己的意見,卻沒看見話題的主角外加一人走入了地窖。
「索瑪,隊長就交給你啦。」龍膽輕拍攙扶著昏迷中的蓮華的索瑪肩膀,有點抱歉「我可沒有他房間的憑證。 」
仔細一看,三人的衣服都濕透了,甚至在地上留下一滴滴的水痕。
顯然的他們遭遇了暴雨——當然,不是紅雨。
索瑪沉默的點頭,打算無視吵鬧的那群人,但鑽入耳中的話語使他打消了念頭。
「……可是不覺得龍膽和空木的關係不太單純……」
心感覺被揪緊,而怒火開始炙燒,點燃的還有嫉妒。
深藍的眼神冰冷而銳利「讓開。」
索瑪知道現在自己的表情像是在示威抑或恫嚇,可是他無法控制。
聚集在道路中央的人們怔怔的散開,誰都不想招惹一臉”我很不爽離我遠一點”的死神先生。
「他吃了炸藥嗎?難怪交不到女朋友………」
這位仁兄話剛說出口,馬上就被藤木˙真相帝˙一臉尷尬˙浩太給打了臉。
「那個啊、雖然不知道你們在討論些什麼……不過索瑪他已經有對象了喔。」
…………WTFFFFFFFFFFF?!

隔天,受了中傷又淋了雨的蓮華毫無意外的感冒了。
其餘四人在表達關切後,就(被趕出去)執行任務了。
而索瑪身為正牌的、空木蓮華的戀人,自然選擇留守在地窖照顧蓮華。
……順便把覬覦他對象的煩人傢伙趕走。
蓮華靜靜的躺在床舖上熟睡,胸膛伴隨呼吸上下起伏,平淡無波的面容因高燒而浮上病態的潮紅。
再次將蓮華額上的毛巾換過,索瑪站在床邊,俯視著熟悉不過的面龐。
恰巧的,蓮華同時張開了眼睛,聲音沙啞的讓人心疼「索瑪?」
「嗯。」
稍嫌冷淡的回答包含著什麼樣的情緒,他當然知道。
「你在生氣?」接過對方遞來的水杯,蓮華拋出疑問,但肯定的語氣卻佔了大多數。
索瑪沒有回應,依舊板著臉。
天知道他發現這傢伙隱藏的傷勢時有多驚嚇!受點傷就算了,強悍的自癒能力恢復也只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偏偏又得了高燒!
細想一下,他立下的死亡flag簡直多到數不清!
「……我沒生氣。」他生硬的語句明顯的沒有絲毫說服力「閉嘴休息。」
「……你死了,會很麻煩。」
看著仍然生氣而彆扭的索瑪,蓮華掐掐手心,決定使出萬用的必殺技。
他輕輕抓住索瑪的衣領,遲疑一下親上臉頰。
他可沒有忘記感冒是會傳染的。
【友情提示】安撫技能不成功,目標怒火降低50%
索瑪一愣,氣都消了一大半。
然而傲嬌的怒氣值有那麼好消嗎?當然不!
「之前不是都親嘴嗎?」他直直的望向蓮華,像是在不滿,又像是……撒嬌?
蓮華不禁莞爾「會把感冒傳給你的。」
索瑪依舊(劃掉)眼巴巴的(劃掉)看著他。展現出的意圖只有一個。
蓮華如果想讓他消停點也只能這麼做——
他伸手扯下對方,同時自己微微傾身,碰觸。
簡單粗暴。
然而一天後,已痊癒的蓮華頂著眾多惋惜和曖昧的目光走進了索瑪˙感冒中˙席克札爾的房間 。
÷÷÷÷÷÷÷÷÷÷÷÷÷÷÷÷÷÷÷÷÷÷÷÷÷÷÷÷÷÷÷÷÷÷
這幾天感覺自己都成了負能量傳遞小天使……(吐血
各位,求糧求賣萌求留言!(不你#

评论(2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