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灣家姑娘,歡迎勾搭呦☆
通常不互fo,但有產糧我就會關注你^q^
求GE雨宮龍膽x空木蓮華的糧Orz
關懷冷cp,從痴漢做起(x
辣雞基三,毀我青春,詐我錢財;;

If.空木家沒有撿走蓮華⑧

8.

『無關人員請退後。』

廢墟。

荒神的喊叫,吵雜的幾乎攪亂腦中所有思緒。

以及……..不服從命令的『他』。

『像你這樣的新人過去也是送死。』

無法反駁。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絕對、絕對不會讓你獨自面對。

巨響傳來,被狠狠撞向石頭的他自嘴角和胸口蔓延出赤色的痕跡,與身上的刺青交織繩詭譎的紋路。

場面倏然一轉,終於等到援兵的他跌坐在地。

他的口型不斷變化,卻甚麼都聽不見。突然的,他神色驚愕,甚至奮不顧身地衝向擔架————荒神襲擊的那人。

而絳色的視野是他唯一可及的。

他抬起頭,直直地看向擔架上的身影,奇怪的是那人如被蒙蔽一般模糊曖昧。

而世界此刻不復寧靜。

「喂,這樣我們就互不相欠了………tatsuke。」

他笑著說。

『他是誰?』

『是誰導致這一切?』

『誰因你而死?』

……『這是你的責任。』

熟悉的、緩和的聲音,清晰而堅定的低語著。

夢境戛然而止。

雨宮蓮華從床上坐起,一面用手遮擋刺眼的陽光。

「……這種不好的預感,是怎麼回事啊。」

「嗯……上次是近距離攻擊的索瑪,而這次是偏輔助的橘小姐嗎?......啊,蓮華。」

裕低頭沉思著,直到聽見了腳步聲。

少年頷首,充作是打招呼「發生甚麼了嗎?很少看見你苦惱的樣子。」

「也算不上苦惱……只是在思考的時候表情稍微僵化了一點點,就那麼一點點。」他哂笑,一邊用手指比畫出極小的範圍「剛剛在想第一部隊的成員構成,索瑪和龍膽都屬於強攻擊型的神機手,配上個人能力也很出色的遠程神機手橘小姐——考慮到三位共事了不短的時間,第一部隊應該是相當平衡的狀態。

「但現在新型,也就是我們兩個被指派入隊,會不會造成因為不了解而需要磨合的漏洞呢?就我個人而言是覺得相當危險……如果真如我所說,將新人派進『最強的』隊伍,不是有相當大的風險?」

蓮華歪著頭,想了想「……因為『最強』並不只是說個人能力,而是指『死亡率最低』吧。」

裕恍然「目前新型的適格者……極東支部只有我們兩個……?」

蓮華點頭「雖然聽說俄羅斯支部也有一位,但還是十分的…稀少。」

雖然說得輕鬆,但兩人都知道實際上並沒有這麼理想。即使適格,也不能保證新型神機的有無、及是否能撐過神諭細胞的侵蝕。

這是經濟、資源、技術和人員上的差距。

既然想培養出一個新型如此困難,又為甚麼把兩人分在同一隊?

是支部長對龍膽的信任,又或者——想讓他完全專心於部隊?

裕停止了自己的思緒,直覺告訴他在這件事上想太多並不是好事。

「咦?我遲到了嗎?」娉婷的身影湊近,橘佐久夜訝異地看著少年們「抱歉——」

「不,其實是我們早到了。」天藍色的眼睛輕眨數次,裕露出些許尷尬。

佐久夜善解人意的向他微笑「很緊張?」

「稍微有點。」裕坦然回答。

佐久夜拍拍他的肩膀「要是不放鬆身體,緊要關頭可會動不了喔?」

她纖細卻佈滿繭的手提起神機「男孩們,出發吧!」

她轉頭嫣然一笑。

÷÷÷÷÷÷÷÷÷÷÷÷÷÷÷÷÷÷÷÷÷÷÷÷÷÷÷÷÷÷÷÷÷÷÷÷÷÷÷÷÷÷÷÷÷÷÷÷÷÷÷÷

許久未見的小劇場:

「……我覺得我需要更正一下自己的想法。」

裕輕聲的和蓮華說。

「原來遠程也可以打得如此…強力,而且橘小姐總是能夠在最恰當的時機提供協助與建議,真的十分感謝她呢。」

蓮華默默地向旁移動,而裕還毫無預感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哇嗚!謝謝你的評價!還有橘小姐甚麼的太生疏了,叫我佐久夜就好了。」

她開心的半攬住裕,饒有興趣的觀賞裕變得通紅且侷促的表情。

「仔細一看果然長得很可愛呢…回去可以請你試穿幾套衣服嗎?」

裕求助似地看向蓮華————然而並沒有卵用ODO

------------------------------------------------

考試完了放飛自我(不是

還記得我的各位,我愛你們♥(幹嘛

然後求求GEO大佬帶我飛……第四章最後的任務死活過不去((

评论(8)
热度(8)